东方网—普通人眼中的浦东开发开放:从烂泥渡路到金融中心

918博天堂

2018-10-03

    陈珏带着少女时期在自家门口拍摄的照片,再次回到陆家嘴,昔日的烂泥渡路已经变身举世瞩目的国际金融中心。

    动迁前的烂泥渡路。 余建成摄    1994年10月,建设中的陆家嘴。

本报资料照片    1997年8月,金茂大厦结构封顶。 本报资料照片    28年前还是一片农田的金杨地区,现在已经发展成为环境优美的大型居民社区。

陈珏对这里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。

    陈珏父亲特意收藏了一张陆家嘴全貌图挂在墙上。

他指着图上的位置说:“当年,我们家就住在这里。

”    陈珏母亲翻出相册,一张张老照片勾起满满的回忆。

    客厅里摆放的都是老屋带来的老家具,这张小竹椅已经传了三代。

  生在浦东、住在浦东、工作在浦东,陈珏见证着金杨地区从无到有,更见证了浦东开发开放28年来的变迁。 在搬来金杨之前,陈珏住在如今寸土寸金的陆家嘴,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平房或棚户,几乎看不到一栋高楼。 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原本居住的地方一幢幢摩天大厦拔地而起,当年的烂泥渡路成了现在的银城路,陈珏家的原址成了金茂大厦地基的一部分,原来的浦东公园建成了东方明珠电视塔……这里成了举世闻名的金融中心。   上周五,陈珏带着从老相簿里翻出来的旧照片,再次回到高楼林立的花园石桥路,对比今昔,她感慨万分:“浦东的开发开放,我们是参与者,更是受益者。 当年,陆家嘴如同一张白纸,如今上面已经绘就最美蓝图。

这其中,凝聚着许许多多普通人的共同努力。 未来,相信在大家的努力下,浦东定会更加美好。 ”  在位于浦东新区灵山路上的金杨益天地里,陈珏正与几个90后同事开会讨论。

在这群年轻人眼里,陈珏就是金杨地区的活地图、活名片,工作上只要遇到与居民沟通不畅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珏。

去年,陈珏从居委干部的工作岗位上退休,由于工作能力出色,熟悉金杨地区社区情况,一家第三方公益机构请她继续发挥余热。

  1962年,陈珏出生在浦东陆家嘴花园石桥路的一户知识分子家庭,从小家里三姐妹与父母、爷爷奶奶同住。 在那里,她度过了无忧的童年时光和少女时代。

那时候他们家住的是一间面积较大的高平房,居住条件和周围邻居比算是好的。   当时,陈珏家附近有一条烂泥渡路,每逢暴雨就“水漫金山”,家里家外积水深到膝盖,等水消退至少要一周时间。 不少居民因为居住条件窘迫,在公用部位随意搭建,使原本就狭窄的弄堂显得更为杂乱拥挤,最窄的地方需要侧着身子才能通过。

  原本以为一大家子人一辈子可能都会在陆家嘴度过,然而随着浦东建设的迅猛推进,陈珏和邻居们也收到了动迁的消息。 当时小陆家嘴地区的居民基本都被安排在金杨地区。

在陈珏记忆中,大家对搬迁、分房都没有什么大的争议。 离开生活多年的“故居”,心里纵有万般不舍,但是想到是为了浦东开发开放和国家发展,居民们都觉得舍小家为大家是一种奉献、一份光荣。   老房拆迁后,他们居住在临时过渡房,一家人特意去了趟金杨。 眼前是一片农田,新房还没有打地基。

一家人站在那里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   1995年,陈珏和邻居们终于搬进了新房。 他们就像一群“开荒者”,慢慢从心态到生活开始适应新的环境。 当时的金杨生活设施还没有完善,到陆家嘴只有一条公交线路,而且路况很不理想。 交通只是他们所遇到的众多难题之一。

新房没通煤气,每天的饭菜都是各家从单位食堂带回来。   老房动迁时,陈珏还在一家纺织厂工作。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厂里效益开始下滑,工厂前途未卜。

1997年,30多岁的陈珏鼓起勇气离开了奋斗多年的纺织厂,通过考试到居委会工作,这一干就是19年,也由此见证了上海基层管理的一次次改革和变迁。   如今虽然退休了,但她对社区工作的热情始终不变,因为她对金杨有着一份独特的情怀。 这里绝大部分居民都是看着她长大或是与她年龄相仿的左邻右里,他们都是当年陆家嘴未开发前从那里动迁过来的“老浦东”。

  “如今的金杨不一样了。 ”陈珏兴奋地说,连接陆家嘴和金杨地区的道路宽敞顺畅,公交系统也越来越完善,老百姓的生活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改善。   陈珏父母家也在金杨。 一进门,就看到墙上一张印着陆家嘴全貌的海报。 陈珏的父亲陈宝康说,看着图片上的陆家嘴,常常会回忆起当初居住在那里的日子。 客厅里摆放着从老屋带来的八仙桌、长条凳,现在依旧是吃饭用的餐桌椅。

储藏室里有一把旧式的竹制“宝宝椅”,陈老先生说,这把椅子至少已经传了三代。 看着这些精心保存的老物件,能够感受到他们浓浓的陆家嘴情结。

但说起陆家嘴日新月异的变化,老两口还是打心眼里高兴。